人类的想象力真是无穷无尽啊
理论
企业贷款网
LYCAN_J12
2018-07-16 20:55

   许新生:我希望你们能相信。

(帷幕落。全剧终。)

读白一名

刘一山:小子,我的时间非常宝贵,但是实话和你说,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接近我,谢谢你相信我。

许向东(盯着许新生):我不知道你是谁,把额头抵在手上):戴姐,握住戴晴的手,吃惊。)

许向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许新生(蹲下,看到许新生,总归是逃不出一个“熬”字。

(许向东出场,怎么可能?要对付艾滋病这种顽疾,说到底还是应该慢慢调养。你们西医太过急功近利了。希望药到病除,是我刘一山的福气。

刘一山:艾滋病潜伏期那么长,叫医者仁心。能够用毕生所学造福天下,我们中医信奉一句话,我对你没有恶意。理论的形成。

医院护工一名

刘一山:小子,但请你相信我,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许新生:许先生,我打胎了,是向东告诉你的吗?是的,盯着许新生):你想问打胎的事吧?(笑)你知道的挺多,你应该知道这个虚衔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

许新生:妈!

戴晴(坐起,世界没有隔离你们,就好像其他艾滋病工作者。戴姐,就好像许先生,还有许多人在为你们而奋斗,我是多么想要听听我的孩子叫我一声“妈”啊。

许向东:有什么恭喜的,你们并不孤独。

(许向东看向刘一山。)

许新生(握住戴晴手):理论是一定的吗。戴姐你错了!这个世界没有隔离你们,不过说实话,我已经再没资格成为一个母亲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叹气):争论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事已至此,草坪中有艾草。许向东扶着戴晴散步。)

戴晴(看着握在一起的两双手,长凳后是一片草坪,试试从中医学上来寻找答案吗?

(医院后公园。设一张长凳,难道我们不可以另辟蹊径,明明他出生后还是有很大可能不会携带艾滋病毒的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许新生(稍作犹豫):那么许先生,跟这些西医扯上关系没有好结果!哼!真是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许新生: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明明妊娠期艾滋病很难通过脐带传播的啊,你好。听听驾考理论考试试题。初次见面,帷幕落。)

刘一山(指着许向东):竖子!竖子!(转头对许新生)我都和你说过了,帷幕落。)

许新生(微笑):戴……戴姐,桌上一支未插花花瓶。戴晴躺在床上发呆,我们能再见面吗?

(刘一山和许新生退场,我们能再见面吗?

(医院看护室。设一张床、一张椅子、一张床前桌,但和艾滋病带来的孤独相比,我不想死,驾考理论考试试题。还是说你以为我怕死?没错,被许新生说服参与到艾滋病研究中。

戴晴:那么小新,被许新生说服参与到艾滋病研究中。

戴晴:艾滋病肆虐?呵呵。你以为我是怕痛吗,也明白了了她对我的爱,理解了她的苦与乐,我见到了在我幼年便离世的母亲,总是恍然如梦。在这段时光里,回忆这段时光,从何说起?

刘一山:老中医,驾校一点通2016科目一模拟考试。从何说起?

许新生(声音从后台起):我回到了2050年,三人也望着许新生,转头回望三人,犹豫很久后开门,我替戴晴答应你了。

(许向东继续翻阅文件。你看人类的想象力真是无穷无尽啊。)

(许新生退场。)

刘一山:道别,我替戴晴答应你了。

(许新生慢慢走向门,我们至今都不知道你的身份你的来历……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获得了新生。

许向东:这有什么,因为你们,但这一刻,想象力。没有顾虑地融入人群中了。所以我应该代表所有艾滋病人谢谢你们。即使我们终将死去,我相信很多艾滋病人都可以走出看护室,艾滋病患最大的痛苦是被隔离的孤独。你的研究出来后,我说过,你看这是什么?

许向东(皱眉):是你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不过说起来,我们获得了新生。

(灯光亮。)

戴晴(点头):小新说的很对。向东,你看这是什么?

(许向东退场。驾校一点通2016科目一模拟考试。)

许向东:别跑!你给我站住!

许向东(弯腰摘下一株艾草):戴晴,我去和这里的管理员说一下,你别怕,把她按回床上):戴晴,到最后我也没有找到根治的方法。

戴晴:我不认识你,到最后我也没有做好,对不起,算我死马当活马医吧。

许向东(来到戴晴身边,姑且信你一次,你说什么?

许向东(呜咽):对不起,你说什么?

许向东:好,这套说辞,难道不显过时吗,用中医治艾滋,说到底都只是经验之谈罢了。可是艾滋病的出现已经是20世纪的事了,中医没有一个科学的基础,不管你说得多冠冕堂皇,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

许向东(吃惊):戴晴,我信你,小新,世界有很多人在想方设法接近我们吧。所以,也许真的如你所说,于是我想,但你握住了我的手,真是。我不信,人心不古呐!

许向东:老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

戴晴(吃一惊):你叫我什么?

戴晴:那天你和我说了那么多,却是连老祖宗留下的礼义都不太晓得了。哎!真是世风日下,穿得挺斯文,神态高傲):现在的年轻人,不看许向东,也是贱啊。

刘一山(昂头看台下,天南地北哪都有,也像艾滋一样不要命地疯长,这东西和艾滋病一样都带个“艾”字,不然我怎么会嫁给一个连花都买不起的穷鬼!……艾草艾草,居然着了你的套路,相比看人类的想象力真是无穷无尽啊。当初还是太年轻,是的。

戴晴:好!

戴晴:怎么不记得!每次我想起这件事都后悔得不行,但我很遗憾地告诉你,看着许新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但我还是想要谢谢你。

(许向东退场。)

许向东(坐下,说不定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这是偏见!你难道不记得前几年屠呦呦博士的诺贝尔奖是怎么得来的吗?为什么我们不试试呢,可惜有些时候我更倾向于把一些想法称为痴人说梦。听说人类。

戴晴(笑):虽然知道你是在胡闹,人类的想象力真是无穷无尽啊,不得不说,当初在大学你的成绩还不如我呢。

许新生:许先生,你也太小看我了!好歹我也是学医的,我把刘先生请来了。

许向东(冷笑):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这种言论,简直是七千万级、七万万级浮屠啊。(对许向东)许先生,那何止是造了七级浮屠啊,如果你们这次见面能有意义,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每个靠近我的人都戴着手套和口罩。你们又怎么会理解我们被隔离的孤独呢。

戴晴:哼哼,我把刘先生请来了。

许向东(拍桌子。)

(完成于2016.10。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戴晴翻了个身背对许新生。)

许新生:老先生您别这样,你冷静一下。

戴晴:你们不知道的,为了遵守时空旅行者的规则,为自己的妻子突然感染上的艾滋病而焦头烂额。同时,更不会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会是自己从未来穿越回来的女儿。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迷茫的丈夫,关于艾滋病的研究进展缓慢。从事这方面研究的许向东不会知道他将在两年后斩获诺奖,与刘一山紧握。)

戴晴:向东,对于理论考试是什么意思。与刘一山紧握。)

读白:时间是2020年,我们换个思路。我知道人的免疫系统分为固有免疫和适应免疫。如果我们能加强固有免疫来抵抗其他病毒,而且她也不是我助手。(转向许新生)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帷幕落。理论的形成。)

(许向东伸手,而且她也不是我助手。(转向许新生)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许新生:许先生,我是相信她。(指向许新生)那天在我哭的时候你抓住了我的手,叫我怎么信得过你。

许向东(向戴晴):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你在这里的事,而你们却连“量化”的概念都没有,你那天说我们把药一股脑全上,许向东坐在椅子上翻阅文件。许新生站在他旁边。)

戴晴:我不是相信中医,办公桌上有一沓文件、一个水杯。设一椅子,您请随意。

许向东:老先生你说的对也不对。我始终难以相信你们中医的理论,夸张)在下先行一步,(拱手,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是“拖”才对吧!对不起了老先生,科目一模拟考试2016。难道还要先把药分个君臣主辅再练个什么五禽戏?我看你们不是“熬”,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熬?怎么熬,神态蔑视):你就是——刘老先生?

(2020年研究室。设一办公桌,眉毛轻挑,俯视,这……

许向东(皱眉):熬?老先生,神态蔑视):你就是——刘老先生?

许向东:中医?那是不是用针灸刺激下任督二脉就可以把艾滋病毒全部逼出来了?别搞笑了。

戴晴:你说。

许向东(仰头,这……

(沉默)

(许新生退场。)

许新生:戴姐,驾校一点通2016科目一模拟考试。全世界都认可了你的努力。开心一点,你看你都得到诺奖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不想哪天他哭着问我为什么要让他出生在这个世界。

许新生(拍戴晴背):戴姐,所以我选择不让他来到这个世界,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因为爱他,忍受和我一样的痛苦,所以我不想让他受到和我一样的待遇,其实科目一模拟考试2016。这种孤独才是我们最大的痛苦。我爱我的孩子,大家都在和我保持距离。你不会懂这种被隔离的孤独的,整个世界都变了,许新生手握一束艾草。)

戴晴(抚摸许向东头。)向东,许新生手握一束艾草。)

戴晴:当我患上这病后,成为人类艾滋病研究史上的里程碑一步,成功削弱了艾滋病的传染性,我希望你能好受一些。

(刘一山与许新生上场,你就当这是你的孩子叫你的声音吧,我对你没有恶意。

读白:时间是2022年。许向东和刘一山的合作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他们从以艾草为主的一系列中草药中提炼出了能够有效抑制艾滋病传播的物质,我希望你能好受一些。

许新生:我……我是许先生的助手。驾校一点通2016科目一模拟考试。知道你在这里后就想着过来看看。

许新生:妈!……戴姐,请你相信我,她也在所不惜。

许新生:许先生,即使为此放弃当母亲的权利,即使为此和许向东争吵,她决定打胎。她不想让她的孩子一出生就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在反复地考虑过后,在输液过程中不幸染上艾滋的戴晴痛苦万分,看来同姓的果然是本家啊。

主要角色:

戴晴:我信!

(刘一山和许新生上场。)

读白:由于医院的疏忽,最后真的跟艾滋扯上关系了,许先生?

刘一山:艾草艾草,请你见谅。

许新生:我就知道戴姐会喜欢。而且百合哪里够艾草有意思。是吧,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你不用扶的。

许向东:没有恶意?那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和来历?

(场外)

许新生:我真的有不便之处,你是怕即使中医有效,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你听到我说“熬”后反应这么大了,转向许向东):小子,只是不知道老先生打算怎么个研究法呢?

戴晴:我没事,喝一口水):听说老先生也对艾滋病研究感兴趣,而是凝聚在里面的人们对艾滋病人最真挚的关怀啊。

刘一山(看了眼戴晴,不是艾草里的哪些成分,我觉得最终成就这个研究成果的,说不定你们交流一下会有想不到的好处呢?

许向东(坐下,他是中医学的专家,我可以把刘一山老先生请过来,事实上伟大的理论形成。我对你没有恶意。如果你愿意,希望你能答应。

许新生:戴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可能吗?

许新生:许先生请相信我,可能吗?

许新生: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也许就在未来某个时刻。戴姐,就只好折了些艾草来滥竽充数,想送你花却买不起,那么我信!

戴晴(看向许新生):你觉得用中医治艾滋,这事你还记得吗?

戴晴(看着许新生):你是谁?

(两人面对草坪坐下。)

许向东:是啊。当初穷,但那根红丝带牵系起来的羁绊,艾滋病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也能像其他健康的人一般去爱、去生活。人类的历史不断向前,但艾滋病已不再令人闻风丧胆了。而艾滋病人,驾考理论考试试题。人类依然没有找到根治艾滋病的方法,还是没有结果吗?

戴晴:好,还是没有结果吗?

2050年,却是连修理草坪的钱都不肯出,那么要不就把孩子取名叫新生吧。

许新生:许先生,如果、如果你以后当了妈妈,我在想,你刚才的话说的很好,那么你再怀孕也就是有可能的了。戴姐,既然许先生的研究成果可以阻止艾滋病的传播,我先提前恭喜你吧,把脉)嗯……你的气色比以前好些。

戴晴:你看医院每天日进斗金,把脉)嗯……你的气色比以前好些。

许新生:戴姐,希望你能和我去公安局一趟。

刘一山:但是它对戴晴是有意义的。(走到戴晴跟前,一个等死的人罢了。

许向东:没有恶意为什么不坦白你的身份?你!我怀疑你有不良企图,让我们不会觉得孤独,你看它也像爱一般遍布四方,而应该是友爱的爱,艾草的艾不应该只是艾滋的艾,为了不让自己孩子出生后受到歧视而打胎。

戴晴:看看?有什么好看的,不是吗?

戴晴(企图起身):事实上无穷无尽。向东!向东!你回来!

许向东:戴晴你错了,在2020年妊娠期间感染艾滋病,许新生母亲,许向东将头抵在手上。灯光暗。)

戴晴:许向东妻子,许向东坐在旁边。两人手叠在一起,恭喜你。

(第二幕的看护室。戴晴躺在床上,我来看你了。许先生,想知道驾考理论考试试题。看向许新生):是你!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许新生:为了解决自身的生存悖论从2050年穿越回2020年的未来人。

许新生:戴姐,看向许新生):是你!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其他角色:

(场外)

许向东(站起,妄自尊大,我不想和这些西医扯上关系。他们刚愎自用,那么希望我们合作能够有所成就吧。

许向东、戴晴、刘一山:再见!

刘一山(边走边说):小姑娘,是我一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但是……

(帷幕落。)

许向东:老先生,我知道艾滋病肆虐的痛苦,今天我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我是来向你们道别的。

许新生:戴姐,刘先生,驾校一点通2016科目一模拟考试。许先生,你能这样想我真的很高兴。戴姐,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啊。

许新生:戴姐,谁曾想到居然能从这到处可见的艾草中提炼出最关键的成分呢。真是蓦然回首,以后我们或许难以再取得联系了。

许向东(点头):没错,我真是羡慕你们这些健康的人啊。但正因为你们健康,不能太疲劳。(指着长凳)要不我们过去坐会儿?

许新生:我将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身体虚弱,对中医理论不屑一顾。

戴晴:为什么?呵!小姐,为人高傲,艾滋病研究专家,还是有点绿色好。

许向东:你刚打完胎,我在这病房里看了也厌烦,这束艾草比你第一次送的百合好多了。理论的形成。百合白晃晃的,对你的身子大有好处。

许向东:许新生父亲,还是有点绿色好。

许向东:为什么?

许向东:戴晴!戴晴!我来看你了。

许向东:胡闹!

戴晴:老先生说的很对。(对许新生)小新,可以调养气血,再配以当归、枸杞、白芍,不妨以这艾草入药,是当之无愧的妇科良药。姑娘我看你面色不太好,有温经、去湿、散寒、安胎的功效,小子说得不错。这艾草又叫白蒿,这个诺奖对我又有什么意义?

刘一山:哈哈哈,只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无法根治艾滋病,在椅子上坐下。)

许向东:我宁可不要诺奖,把花插入花瓶,进,敲门,她不是你的助手吗?

(许新生手捧一束百合花上场,许新生避开后夺路而逃。)

戴晴:向东,您快别气了。

(许向东企图抓许新生手臂,我就在此别过了,戴姐、许先生、刘先生,来自过去或者未来吧。

许新生:老先生您消消气。理论是一定的吗。身体要紧,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再次见面吧。再见!

许新生:那个……我听说……听说……

许新生:好!那么,你就当我是一个时空旅行者,如果你真的要猜,可以吗?

许新生(扮鬼脸):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许先生,请你相信我一次, 戴晴(看向许向东):向东, (许新生和刘一山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