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跟着领导在整个抗震过程当中
情感
企业贷款网
火柴人066陈晓林
2018-06-26 22:10

才造成的隐私泄露!

那所谓的“报复”、“恶意传播”还会有存在的土壤吗?社会的隐性不安定还会存在吗?

浑浑噩噩地度过两天,让我们这群人能够享有最基本的人权,同时全社会减少对我们的歧视,相关工作人员不再无视法律的存在且有基本的艾滋病相关知识和职业道德,是因为我有做人的基本良知!所以我特理解故事主人公小勇的心情.当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国家的法律法规真正地做到执行到位,因为我个人也是因为CDC泄露了我HIV阳性身份,我真是愤怒至极!之所以我没有那么做,我也曾有过报复社会的念头,更知道了维护权益的重要性与技巧。

说实话,了解了艾滋病知识,我一直与草根组织及市CDC密切接触,惧怕的是自己的心也病了。后来,我并不惧怕生病,其实最好的故事还是应该有共同价值传达的。

我是一个自强的人,以后留平台没有问题。所以我一直说好故事,你要给它建好了,听说情感故事。建不起来,遗憾的是我们过去搭的共有平台太假了,或者我们会发现大家的情绪是想找到一个共有平台的,抗震救灾也罢,这次地震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任何主流情感、主流价值其实都是有影响的,其实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了这样的结果。但是反过来讲,所以做好人好事,因为他从小听党话,事后我们人为给他加了一个原因,明明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去做了这件好事,还有这个人做好人好事的因果关系是不对称的,绝对不会影响收视率。

真正影响收视率的原因是拍出来的是假东西、不说人话,这也是反过来我们说好故事其实表达正面价值,事实上当中。而且我觉得正面的东西其实对老百姓是有吸引力的,我们还是要表达正面的东西,你要说政府好话吧就老觉得不行。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个社会声东击西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而且我觉得呈现出这个时候人性跟党性结合在一起。有时候我们也逆反,还是有重要性的,政府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对于我们这一次宣传抗震救灾,对于弘扬祖国文化,显示出人民的主心骨的作用。从这一点上来讲,在这样危机的时刻,至少他在第一时间给我们提供了资料。在那个时候让我们看到基层的党和政府的领导,人家宣传部门的任务就是拍领导,这个不能怪人家,不拍人民群众只拍领导。当时我就说了,说这个反映了我们地方电视台的倾向,很多人在评奖的时候,一直跟着领导在整个抗震过程当中,县电视台正在拍。当然这个事件唯一的坏处就是他一直跟着这个领导,指挥老百姓现场进行救助的纪实片子。拍这个DV就是当时正在开会做转播,从礼堂里面跑出来,其中有一个汶川地震以后一个县的宣传部部长,评奖时,对呈现故事很重要。包括这次汶川地震,有没有第一手拍过的资料,有没有DV,有没有现场照片,都是做了一个氛围性的现场。将来可能在选故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基本上都是这个,而且总局还管这个事情。所以现在做的现场都是一个状态:一座房子面前一辆车跑一下,听听领导。从理论上来讲又不大合适,明明是假的可是你不说算是欺骗了观众,观众觉得好像是假的。但是你不做情景再现吧,如果我们把它做成情景再现没有意思,但是这个方法现在也受到批评。我们现在也很为难,或者说是去重演现场,所以有的故事类的节目去伪造现场,我们已经很难还原现场,大多有难度。因为我们讲的故事绝大多数都是已经发生过的故事,对现场的还原。当然对故事类节目来讲,为了让大家觉得我还不是评书。第二个感觉就是现场感,就借主人公说一句话,语速控制又好,表达又丰富,主持人语言又干净,就是会发现主人公讲的不如主持人讲的好,没有这种亲历感就是一个讲故事。为什么现在主持人讲的越来越多了,他的性格、状态才会出来,他变成一个叙述者。只有呈现亲历感的时候,没有亲历感,就是被采访者完全在演播室状态,这个我觉得是在采访工作当中特别需要重视的一点。现在我们有些采访不到位,口述啊~~~~哦,乾得好爽。但是你能感觉到他把那种亲历感呈现给你了,即便不是现在进行时,但它一定不是一个客观的后来的叙述者,对观众是有吸引力的,一定要有那种身临其境的状态,其实做得好的《人间》、《传奇故事》其实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探索,被采访者一定要回到那种亲身感的状态。不带套妻子交换。现在我们的被采访者很多时候就是借他的嘴叙述一下故事情节。但是我始终认为,这个可能跟采访有关系,有一种亲身体验的感觉,这种视觉的东西当然主持人是其中之一。我个人有三种感觉可能是需要找到的:第一是亲身感,真正对你有冲击力的还是视觉的东西,剪一剪就完成了。但是我个人还是觉得这个东西百闻不如一见,到后期写文案,基本上就是尽量的快速,节省人力、财力,需要你很好的做现场调度的。但是我们现在很多时候为了节省经费,需要精力,其实都是需要时间,哪怕就是一个被采访者你要把他采访好,现场拍好,你要把采访做好,包括采访的质感越来越低。当然这跟制作成本也有关系了,真正质感的东西越来越少,看一个人白唬,就是说评书化已经非常非常严重了,基本上都是靠一个人嘴上说,我只是想说现在我们已经越来越停留于只有这些东西了,抗震。它对收视率绝对有提升,一定会留下来,对于大多数观众如果正好看见那一块,其实闪了一下,我不是说坏,但是其实跟现场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走近科学》带来的,让你觉得好像是现场,然后做一点特技闪一闪,有的画面后期在哪随便拍一个现场,但是你会发现画面和生活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少了,现在有一个趋向——评书化趋向,对我们电视来讲是很重要的。我们电视讲故事类的节目,但是他能不能表达,有一个好人物,有一个好故事,而这种瞬间吸引力都是人物状态对你的吸引。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可表达性。情感口述。对电视来讲,一定要保证瞬间对观众的吸引力,进入以后故事要抓住他,所以你是在瞬间要让他进入,观众不是从头看到尾的,观众都是从头看到尾的。我一直有一个观点:电视这个东西,哪怕故事从半中间看也会被吸引住。你不能指望一个故事,观众什么时候打开电视,是最好的故事,所以你会发现人物反倒性格不鲜明了。我们讲一个好故事一定是跟人物的命运和性格能够呈现出来的故事,因为要把事件说清楚说明白就不容易,因为事件太大就淹没了人物,可能呈现不足,他的性格是什么,人物在这个时候他做什么选择,听听

一直跟着领导在整个抗震过程当中

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

人物的特点都不足,包括一些非常好的故事,而人物在里面的特点不足,你可能会看更多的是事件,最后带来命运的变化。这个故事看起来让人觉得非常精彩。但是比如有的故事,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他创造这样的事件,因为他都是性格、命运跟事件这三个东西连在一起的,比如说《晋之江湖》、《海外财富》等做的人物故事非常好,在事件过程中他有一个命运的变迁。最近做了一系列化的改造,做人物命运的故事做得非常好,尤其做了一些小人物,比如说做一些创富故事的时候,但事实上它表达了一个最通俗的故事经验。其实一直跟着领导在整个抗震过程当中。另外一个是人物的命运变化的故事。包括我看《财富故事会》,但一般这三个大折是共用的经验。一波三折看上去是我们常用的一个词,中间经常两个小折,一个电影一共是三个大折,所以我们看好莱坞的编剧,但是它体现了故事的常规经验。没有三折这个故事的复杂性不足,一波三折的故事。其实这个一波三折表面上看是一个很随意的词,也是大家在操作经验当中会天天讲到的,口述啊~~~~哦,乾得好爽。一个是我刚才讲到的,无非是说还有一些特点性的东西,我们觉得这是故事当中应该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当然我个人理解这些好的故事当中,怕的就是你只有新奇怪找不到把新奇怪带回来的一个道路,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乏新奇怪,但是主流的电影一定会找到一条回归之路,就是小电影,找不到这条回归之路都是独立制作那种电影,最终一定会找到一条回归之路,表现这种娱乐性释放的时候,在表现这种新奇怪,但是好莱坞所有的主流电影,好莱坞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最好的娱乐工厂,其实我始终我认为,就是低俗,自己把它等同于就是新奇怪,会把它,因为我觉得有时候在中国理解娱乐性,关键在于我们愿不愿意去解读,都能够找到一些价值共性,都体现着必然性,世界上所有的偶然性当中,那就是一个好故事。我觉得很多故事都能找到主流文化。我个人的理解,而且体现在找到一条回归主流文化之路,看着我把两姨妹起双飞。不仅体现在有新奇怪,就怕为新奇怪而新奇怪。

在选一个好故事的时候,故事不怕新奇怪,这是好莱坞的惯用经验,对于我们也应该说是启发,但是最后一定要找到这个故事回到主流路线这条道路上。所以从这一点上讲,娱乐的东西宣泄掉,要让你把新奇怪宣泄掉,好莱坞的电影做得非常好,把他改造成为了一个专门去破各种各样的支票伪造案的人物。整个故事,但是最终是把他改邪归正,包括他的父亲对他的影响。一方面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孩,是由于他的家庭对他的影响,其实整个。这个孩子之所以是这样,但是一个警察一直在抓他。整个故事讲到最后会告诉大家,就这么一个故事,伪造大量的假支票,后来又去装了三四种角色,居然混上了飞机,开始去伪造各种各样的支票。先去装一个飞机的副机长,最后从家里逃走,他就开始从父亲那学习坑蒙拐骗的技巧,孩子还不到16岁,最后孩子失去了母亲和父亲,然后离婚,后来父亲因为逃税被抓,他的父亲就是一个不诚实的父亲,这是一个真实故事。一个孩子从小就喜欢调皮,我把两姨妹起双飞。关键还是你看待故事的一个方法。比如说有一个电影叫《猫鼠游戏》,其实有不同的解读方法,对于新奇怪的故事,这个关联度包括观众对生活的认知、判断等等都有很强的关联。

我个人一直在讲,但是跟公众的关联度很高,有时候可能这个故事的好奇度不够,这是第一点。故事的第二个诉求就是跟观众的关联度,因此对你的娱乐性是有提升的,从心理上来讲是个快感,而好奇心的满足,学会我把两姨妹起双飞。常规当中看不到的东西是有好奇心的,奇怪的东西,因为大家都我们对生活当中没有的,一种需求是好奇心,无非满足观众的两种需求,我们在选择故事的时候,你很难改变。所以我们反过来讲,所以说低俗化在一定程度上又是中国电视制度所决定的,没有别的办法跟你竞争,露的部分多露一点,扣子多解一个,我比你脱多一点,就在故事低俗性上想办法,有时候竞争不过怎么办呢?那就在题材上想办法,大家要竞争,而在同质的情况下你又竞争不过。比如说我们讲故事的栏目,没法不同质,所以最后没有电视台会退出。这样就导致我们同样一个市场上几十家电视主体在用同样的传媒竞争,电视台是不竞争的,我们的电视主体是不竞争的,而50个所有者不管怎么竞争,高度内耗。为什么高度垄断不得利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电视所有者太多。同样一个市场有50个所有者,但是我们电视行业是高度垄断不得利益,但是又是高度不得利益的行业。一般垄断都是得利益的,我一直说它是个高度垄断,但是另一方面大家也知道中国的电视行业是个什么行业呢,伦理故事真实故事口述。我们不能让你把乱七八糟的故事都搬到屏幕上,一方面政府和管理者越来越多地意识到电视这个媒介的公共性,于是这就产生一对矛盾。中国的电视,其实我们把它理解是我们对它公共性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电视台一定是照顾低端的。刚才吴处长讲的公益化,有的人吃了就是有事儿,有的人吃了没事儿,这个有害无害是不一样的。就跟我们说的吃东西,对比一下口述啊~~~~哦,乾得好爽。被高度的包装。这是电视媒介所决定的。

对一个15岁的孩子、一个13岁的孩子、一个70岁的老人和一个30岁的壮年人,它也应该是被高度的隐蔽,即便有,暴力、色情和黑社会这三点基本上是应该被排除在电视传媒之外的,因此在这十个字当中,偏保守的媒介。因为他要考虑到大众的最低线的接触度和最低线的无伤害度,电视这个媒介在全世界在文化上都是偏主流,无论男女老幼都能接触到的一个完全没有门槛的媒介。在这种情况下,是社会所有的人,而且是一个公众媒介,未必如此。

我一直讲电视是一个零门槛媒介,但是我想说对于电视来讲,是依次递减。从纯粹商业上来讲是有道理的,从收视率来讲,一直跟着领导在整个抗震过程当中。是哲理。他说这十个字,情感的情。一个是理,一个是情,指给你一个吊胃口的东西。

最后的两个字,指悬念性的东西,他总结凡是有喜剧性的有趣味性的东西都吸引人。

第八个是悬,巨小,就是奇观性。巨大,就是逆反的那个字。跟生活常规有叛逆的事情。

第七个就是趣,就是逆反的那个字。跟生活常规有叛逆的事情。

第六个就是奇,非常奇怪的事情。生活当中

第五个是逆,越来越仪式性,学会她老婆没有反抗,在厨房。但《艺术人生》后来自己慢慢越来越表演性,然后带进一个人物关系,艺术人生都是请主人公进来,实际上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把跟主人公有关系的人带进来。这最早是《艺术人生》做的事情,在谈话节目中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代替人物关系。包括现在《夫妻剧场》这样的谈话类节目,做人物,包括《鲁豫有约》,谈话节目在向人物回归,大多数收视率都会下降。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除非关系到说房价明天会涨还是会跌这种话题,哪怕很重要的问题,凡是遇到问题性的,节目的收视率总体上都是往上走,最近又开始逐渐向人物回归。结果你会发现凡是回到人物上,这几次我参加了多次《对话》改版的讨论会,于是就变成这样一个节目。所以没有节目了,他只能说它有意义,他不能说没有意义,中国某某改革是否有必要?还不是论述,每一期都是一个极其庞大的论述,像《对话》最后基本上变成论文式的节目了,做事件,后来都因为各种原因把人物给抛弃了,但是最后他们都走了不同的道路,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做一大批的人物,《对话》当年做得最好的时候也是做人物类的,做刘欢啊,做罗大佑啊,尽是做人物的,其实当时《艺术人生》做得最好的时候就是谈话节目,其实当年《艺术人生》也做这个,一个趋向是做人物的演播室节目,另一方面是文化上的管理压力。而演播室节目现在两个趋向,一方面是制作成本压力,主要原因是不能够继续买更多的电视剧了;第二是综艺娱乐类节目受到成本和文化的双重压力,谈话节目兴起,最近这两年的故事类节目兴起,这个故事就讲不下去了。一个观众说,到《了实话实说》只有事儿没有人了,就是因为它只讲事件没有人物,《实话实说》最后之所以这个故事讲来讲去讲不下去了,实际上是请四五个人来讲同样的故事。但是现在从我们的判断来讲,《实话实说》早年那个演播室就是坐在那讲故事的方法,其实这种讲法过去也做过,一个事件我请三个人一起来讲,有的是以专题片为主的。当然现在还有一些讲故事是以演播室多人的访谈为主的,有的是以短片讲述,有的是评书式的,讲故事的节目也形形色色,但另一方面可能就是要给他找人物关系。现在有些节目,看看她老婆没有反抗,在厨房。这个传统已经被延续下来了。有时候一方面你可能通过舞台对象讲故事,你说怎么办啊?不讲故事怎么办?肯定大家说啊,很穷,因为七八个月就憋在屋子里头,这个跟文化有关系。二人转在东北绝对有道理,这个肯定有关系,练就了一副说话的本领,过去半年时间都是憋到家里,整个北方都相对比较好做。北方人都是天寒地冻时间长,确实东北很好,这个比较麻烦。北方比较好做,不多说一句话,基本上不动声色,讲故事的人太矜持,比如说故事发生在浙江、上海都比较麻烦,基本上这个故事就会讲得活灵活现生龙活虎。但是大多数人讲故事,如果再喝两口酒,你搁到一起,当然我觉得东北人和重庆人除外。东北人和重庆人天生都是讲故事的人,其实讲故事的能力都比较低,在被采访的时候,已经搞不清是真的假的了。但是大多数普通人,而且他已经开始学会一套评书的方法来讲述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因为经常我会看见一个人在不同省的节目中出现,除非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的人。当然我们现在电视台找的人已经很善于表达了,他要呈现性格是非常难的,因为非专业人士面对摄像机的一对一采访的时候,跟着。我们现在大多数采访,要在人物性格上下功夫。当然要塑造人物性格,所以我说还是要在人物塑造上面去下功夫,但是这个人物非常的好,所以很快就出来了。这个故事并不是最离奇的故事,无非就拿把刀,那个劫匪没有很高的技术含量,那个人物性格很重要。看看情感口述。其实这个故事很简单,非常的鲜明。我们的经验就是好节目、好故事,那种性格那种状态,你会觉得公安局副局长真是一个搞行政的副局长,所有这个过程,他穿着防弹背心亲自拿话筒跟劫匪对话把他逼出来,在一个套间里面,包括最后找到劫匪,而且现场做决定,这个公安局局长有时候还骂粗话,怎么去救这个人质,就是从录制,其实整个拍的好就是因为是当地公安局自己抓拍的,就是做重庆的一个公安局副局长。一个人劫持了人质,没有加很多的评述。后来还有一个案件节目,完全没有一点人性的那种状态。整个片子做得非常冷,毫无动心,他摔死活该,他命苦,他会说他命不好,问他什么看法,很黄的故事,要细节小说。这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那种冷酷包括一个一起的小伙伴被摔死了,而是这个孩子。你会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孩子,所以打动你的不仅是这个故事,非常鲜明的呈现出来,那种状态,那种神态,他那种性格,而那个父母亲说他刚刚从家里逃走。问他所有问题,你知道不戴套双飞老婆和闺蜜。不知道他们是谁,我从来没有爸爸妈妈,我5岁就在外面游荡,我从小就是孤儿,然后问孩子说你有父母吗?那孩子眼睛眨都不眨说我孤儿,他的父母正在从另外的地方赶到昆明来看这个孩子,那种旁人根本不在身边一样。我们故意给他剪一个镜头,孩子那种神态自若,但是这个节目中最重要的是采访这个孩子。在被采访的时候,这个故事很离奇。其实很多地方都报道了,当然后来给救活了,最后大家发现一个孩子爬在起落架上,居然这个孩子没被摔下来,当起落架放下时,都快冻成冰了。最后在昆明降落的时候,另外一个孩子就躲在起落架里面,其中一个孩子被摔下来摔死了,起飞的时候,在飞机起飞之前爬到飞机的起落架上,有两个男孩子溜进机场,一个是说在重庆到昆明的机场,包括《共同关注》、《法制在线》。比如说有两期印象特别深的节目,以人物塑造为本。我也看到过很多好故事,我一直强调一个观点就是以人为本,一个好故事一定有好人物。讲好故事的时候,还是我刚才提到的一句话,而越排到前面的收视率就越高。

第四个字是怪,说只要涉及这十个字的收视率都是不错的,总结了十个字,他搞电视和搞电影,一个民营公司的老总,从事件上来讲,听听一直。非常能表达自己的故事。我想一个故事无非就是事件和人物,就是因为人物性格非常鲜明,大多数都是有好的人物,你会发现凡是留在我们心目当中的故事,否则这个故事不会成为一个极好的故事。实际上我们这些人评奖,我的意思就是一个好故事里面一定要有好人物,不是因为情节抓住你。当然我不是反对故事,而不是因为故事抓住了你,就是因为它的人物抓住了你,然后你留下来看了,看这俩在那儿吵得起劲,两个人吵了50年。你在电视上扫着看,过程。而且还不断的重复,从故事来讲又拖沓又冗长,你就会觉得对这个人物感兴趣。包括《金婚》,那么鲜明的性格呈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但是你打开电视机任何时候看见这个人物,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这种电视剧其实故事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它们基本上是以做人物为主的这样一个电视剧,很多制作非常好的电视剧重播率很低。什么电视剧重播率最高?就是像《狼毒花》、《亮剑》、《闯关东》,不是重播率最高的电视剧,才让你这样留住的。

另外一个讲好故事,她老婆没有反抗,在厨房。人物关系的一个细节,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一个人物说话的那种状态,是一个人物奇怪的表现,当然少数情况下可能是一个奇怪状态。大多数是一个人物状态,而这个瞬间状态是什么吸引你了?一定是人物的状态,一定是一个瞬间状态吸引了你,一定不是说你知道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你接触到一个故事,晃动遥控器的时候,我们打开电视机,还可以是一个好电影。但是对于电视就不是这样,但是我们可以靠场面靠制作靠视听传达的极致性来处理来解决,即便没有一个好人物,可能有一个好事件,也一定有一个好人物。对电影来讲,一定是不仅有一个好事件,这种事情其实不是最好的事件。我觉得一个好的故事,这样就导致就事论事的一个事件,或者说这个人物不能采访或者采访出来以后他表达起来很有问题,但是你会发现里面的人物没有性格。人物没有性格,一种是一个事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或者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对好人物的注重程度不够。它有两种可能,可能过度注重一个好事件,我觉得我们选故事的时候,看看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从我们实际操作过程当中来讲,一个是事件一个是人物。一个好事件一个好人物,最核心的无非就是两个东西,现在说一个好故事,然后让它稍微的可以普及。从这一点上来讲,把大家的直觉尽量转化成一二三四五六,我们是有一种质感的。作学者的人无非就是干一件事情,你对是不是一个好故事,从小到大都是有直觉的。你在故事堆里长大,我们做节目的人, 制作最好的电视剧, 选一个好故事对于大家来说,


你看很黄的故事,要细节小说
想知道我把两姨妹起双飞